著作权——有著没权

近来,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三稿引发广泛争议。

该第三稿中第三条指出“文字作品”是指“小说、诗词、散文、论文等以文字形式表现的作品”,剧本并未明确列入其中,这意味着影视圈基础的一剧之本没了法律屏障。此外,“剧本授权许可”也被该第三稿无端砍掉,同时“摄制权”被取消并归到“改编权”。这意味着,编剧在签订剧本授权许可时,只能授予“改编权”,也就说制片者和导演、演员们即有权随意改编剧本的结构、主题和人物关系。在三稿中还突出了导演是影片第一作者,颠倒了现法和一、二稿中编剧和导演的地位排序。一石激起千层浪,上述尖锐问题即刻引发影视业界的广泛争议和不满。

值得欣慰的是,振兴中国影视的正能量已经“对症下药”。7月2日,由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主办,中国作协影视文学委员会、《中国作家?影视》和新媒体编剧平台“编剧帮”等承办的对《国务院法制办公布著作权法修改稿》征求意见研讨会如期举办。会议共吸引了上百名编剧以及媒体界人士、法律专家的积极参与,现场气氛热烈而活跃。

此次研讨会上,各方希望以剧本著作权人名义索回应有权利如下:

1、“剧本”明确列入“文学作品”。

2、明确剧本的许可权和支付报酬权。

3、不许颠倒视听作品作者的列举顺序和署名权。

4、全权保障剧本单独使用的权利。

5、不能取消摄制权。

6、不能取消修改权。

按照我国现行著作权法规定,编剧拥有署名权、报酬权、剧本单独使用权等。2012年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一次修订稿第十六条新增“制片者使用剧本、音乐等作品摄制视听作品,应当取得作者的许可,并支付报酬”。而在第三次修订稿中,通篇再无剧本许可授权几个字。三次修订,剧本许可授权制度来了又走,这让影视原创力量情何以堪?为什么在第三稿独独删除了对“剧本”的许可授权?删掉许可使用权等于同时割掉剧本版权的财产权,这是对编剧们的赤裸裸的欺骗。

针对此,中国影视界专家、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先生曾指出:“在版权影响世界的今天,影视产业是以内容为王,创意制胜,修法要提升保护文学原创者的发现权、发明权、发掘权、发展权的力度,要提高保护从无到有的原创、不随人后的首创、不改他人的独创的规定。”与此同时,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在其官方微博中也对第三次修订稿中“边缘编剧弱化剧本”表达了强烈愤怒。

如今,期望振兴中国影视的人们正翘首期盼,等待公平公正的“第四稿”早日出笼……

>>>保留全文请点击

 

2014年06月03日 推荐

张晓芸

著名编剧,影视代表作《大家庭》《幸福在路上》《爱情囧途》《恋上分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