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黑疆”的帅锅

2006年秋天,我正在创作自己的新剧,为了深入生活,我夜间应聘到一家化妆品公司去“实习”。在那里,我遭遇了一个叫“黑疆”的帅哥。

这间化妆品公司的老总姓于,40多岁,有个上六年级的儿子,但他的夫妻感情似乎不太好,经常他的夫人会杀出来查岗。但他的儿子似乎和他感情不错,这个叫黑疆的小帅哥,经常会划着滑板嚼着肯德基啃出现在我们面前,给我们带来笑声。

我的同事兼搭档小康是这公司的安保人员,主要工作是每晚坐在监控室里对着那十几个监控器,对全公司的角角落落进行监控。而我的工作是对每天的监控光碟进行编排、剪辑和存档,于是每晚我都可以从他嘴里了解到不少有关化妆品制作方面的专业知识。很快我也得知,由于这家公司产品较小,害怕遗失,很多地方都加装了摄像头。

这天晚上,我们俩正聊天,突然其中一个监控器的画面出现了暧昧的镜头,吓了我俩一跳。再定睛一看,原来这个画面是来自于总的办公室,因为对方没开灯,所以我们看不清什么,但是能感觉到于总在“偷腥”。

仔细回想起来,这阵子总会有穿戴妖娆的女子夜晚潜入于总办公室谈业务,因为于总喜欢加班,所以我们并未引起注意。但是于总的夫人似乎有所耳闻,她在一个早晨突然出现在监控室,趁着小康出外巡逻的当口,急匆匆地翻找什么,最后不获而归。

之后我们从于总儿子的嘴里得知,他的父母在闹离婚,妈妈一直说爸爸有外遇。于总的儿子“黑疆”,只要一提到父母要离婚,眉宇中就藏不住失落。我现在还记得他带着牙套,嚼着肯德基,带着牙套的样子。由于我们经常会帮“黑疆”维修他的小电脑,所以他每次来公司总喜欢在监控室逗留一会儿。

我们从黑疆嘴里得知,爸爸在他眼中是个了不起的男人,喜欢冒险,穿越过沙漠,登上过玉龙雪山,两人还一起去过新疆的魔鬼城,此外爸爸还资助下岗叔叔的儿子上大学。黑疆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黑亮黑亮的,纯澈明静,让我的内心触动很大。有一次,黑疆拿来了许多他和父母的出游照片,我和小康利用电脑技术把这些照片合成成了一个温馨浪漫的“三口之家”小电影,黑疆非常喜欢,也对我们的技术非常崇拜。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黑疆独自来找爸爸,突然我们在监控录像中发现走廊上的父子扭打了起来,我们赶紧冲出去劝架。原来父亲在外面有女人的事,妈妈对好友哭诉的时候被儿子听到了,悲伤的妈妈寻死觅活,愤怒的儿子前来质问爸爸的所作所为。心虚的于总嘴硬地说自己每晚都在公司加班,不信可以调出监控录像来看。结果矛盾升级的战争,致使“黑疆”的妈妈也赶来了,她哭诉着爆料说自己在于总的办公室里偷装了探头,让他把监控室的录像调出来对质。于总当时的脸就白了。

那天晚上对于我和小康尤为煎熬和漫长,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们的决定出奇地一致,就是要挽回于总的形象。因为我深知一个父亲的形象在一个成长的儿子心目中占到了什么样的分量,以及一个家庭破碎后对一个孩子成长的打击。我们当时一边拖住于总一家,而这边我和小康利用自己的电脑技术,飞快在电脑上对那盘“香艳”的录像文件进行“健康”剪辑。

很快,镜头里那些曾经出入他办公室的各色女人全都消失了,留下的是一个勤奋的、疲惫的、敬业的、还时不时有着咳嗽和哮喘声的父亲的形象。

当我把这盘录像光碟送过去的时候,我发现于总的表情非常紧张,但是很快于总夫人的表情就彻底失望了,她甚至还不甘心地叫嚣着什么。可是“黑疆”的表情我终生难忘,“爸爸,你果真在加班,妈妈冤枉你了,你还是爱我们的,你还是我的好爸爸——”

那一刻,我觉得黑疆是一个分外可爱的小帅锅。

当天晚上,我和小康单独约出了于总,并把一个标有“销毁”的原版光碟交给了他。他什么也没说,但是眼神里面什么都明白了。

事后,我和小康相约谁也不要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希望它永远可以留在我们心底。

今年春节的时候,我意外在停车场碰到了取车的于总,而且还看到了甚为美满的一家三口。黑疆长高了,现在愈发帅气逼人了。

6年过去了,我们见面还是有些尴尬,我并不想打招呼,于是想快速离开,谁料于总和我擦肩而过时轻轻说了两个字:谢谢!

>>>保留全文请点击

 

2014年03月07日 推荐

张晓芸

著名编剧,影视代表作《大家庭》《幸福在路上》《爱情囧途》《恋上分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