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寒夜里吹灭别人的火柴

无奈的人:连老师,您好!

我有一个无话不谈的闺蜜,她离婚好多年了,前几年她交了个男朋友,比她小九岁,而且那个男人有家,不幸的是后来我闺蜜得了癌症,她手术那天我请了假一直守着她,每天下班后去医院陪她,那个男友也是忙前跑后了一阵,等我闺蜜出院了,那男友就渐渐疏远她了。这几年闺蜜投入了全部的情感,痛苦的心情可想而之,我只能安慰她,陪她聊聊天,就在这时另外一个男人出现了,给我闺蜜很多安慰,好在闺蜜的病恢复的不错,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了,但这又是个有家的男人。这个男人很穷,平时吃个早点也要我闺蜜花钱,他说要是他离婚了,就会没房子,没工作,也没钱。可目前也离不了婚,他老婆不同意离婚,我闺蜜在事业单位,收入不错,人长得很一般,这个男友人长得不错,皮肤也白,也很会说话。开始时对我闺蜜特别好,只要出力的,他都出,因他没钱。后来,闺蜜托我帮他找份工作,我就把他介绍到我原来的公司,我已经不在那家公司做了,并且托同事照顾他。

闺蜜发现她的男友有点不对劲,就问他男朋友,两人闹得很不愉快。后来,原单位同事告诉我说闺蜜的男友和单位里的一个女同事好上了,几乎每天送那女人回家,俩人一起吃饭,那女人天天中午给闺蜜的男朋友带饭……我肺气炸了,我原单位领导也给我打电话说不希望闺蜜的男朋友再干下去了,怕影响不好。我把这些话都告诉了闺蜜。闺蜜哭着说要和他分手,可我不知那男的用了什么手段,我闺蜜不仅没和他分手,现在俩人还合起来把矛头指向我,说我破坏他们的关系。我闺蜜还让男朋友打电话质问我,"你说我出轨,你有什么证据?"我哑口无言,我确实没证据,只是心疼闺蜜拖着有病的身体被男人伤害,闺蜜也曾说过明知他不专一,但又害怕自己的一个人寂寞孤独。其实,我也能理解,可我怎么最后就变成了大恶人了呢?我当初真的不该把同事的话告诉闺蜜吗?我是怕闺蜜再受伤害呀!就这样我和闺蜜的友情就此结束了,可我错在哪里,请您告诉我。

一个无奈的人

连谏:无奈的人,你好!

看了你的信,你闺蜜简直就是女人不幸人生的代言人,离婚了,爱了别人却被娶不回去了,绝症了,得上帝恩典活过来了,又遭遇软饭花心男。她怎么就这么不幸呢?

女人的不幸,从表面上看是男人造成的,追根溯源责任还在自身。

就离婚本身,算不上多么不幸,所有要离的婚,肯定是婚姻痛苦纠结到无法继续了。于双方都是解脱。换句动听点的话,结束是为了更好的开始,所有不能得以继续的婚姻,结束它,其实是寻找曙光的开始。

但是,每当我和离异的人阐述我的观点时,都会被诧异,甚至被谴责是站着说话不害腰疼。因为比我更多的人把离婚看成人生最大的失败,非常丢面子。其中缘由,是某些起到了不良作用的传统价值观作祟。在男女问题上,国人向来是苛刻女人放纵男人,这都是有历史渊源的,上溯上世纪初之前的几千年,男人只要有能力也养活得起,不仅大婆小妾地娶上几个是天经地义,还有合法逛青楼的权利。女人就不行了,不仅要嫁狗随狗嫁鸡随鸡死认一个男人,连男人死了被抛弃了都要恪守好女不事二夫的妇道才能不被街坊邻居嗤笑。

近一百年来,全球都在倡导男女平等,我们也没例外,还经常有男人一脸悲痛地吆喝,不得了了,女人一翻身,男人的日子不好过了。男人们吆喝的多了,我们女人们还真沾沾自喜了,其实,假像,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就是:嘛都是浮云。

短短一百年不到的时间,压根就不能和几千年的积习传统抗衡,这种观念性的进化,更多是伪进化。

外遇容易得到原谅的永远是男人,离婚能够飞快再娶的还是男人,只要男人条件稍好,再娶的女子,基本上都比前妻年轻漂亮。

至于离婚女人,不消纵观全国,看看身边就行了,不管多么优秀的女人,一旦离婚,不仅是再嫁得比原来更好是比出门让车撞死的几率还小,甚至,连原来那些追她们不得,她们看一眼都嫌浪费眼力的男人们,都有资格对她们挑挑捡捡了,运气好点的嫁个条件相当的离异男,运气稍差点的嫁个大叔,运气更差的,像你闺蜜似的,揣着一颗饥饿的心,成了某些龌龊男的生理痰盂。

女人能走到离婚这步,大多是对感情生活还抱有希望的,否则,也就用不着费劲把力地离婚了,可往往是等离婚以后才明白,现实比设想的要残酷得多。

女人天生又把爱情看得比天还大,感情的饥饿,对女人来说,比食物的饥饿要残酷得多,没人爱,她们要承受的不仅是心灵上的孤单,还会因敏感而过分在意周围人的态度,哪怕别人一句对感情的善意关心,都会触痛她们因饥饿而过分敏感的心。就像人一旦有病就想快点医好一样,难免有病乱投医。同理,当爱情成为女人的心头病,乱七八糟的男人就成了女人有病乱投医的药,管他好坏,至少,有他以爱情的姿态陪在身边,可了聊以自慰,你的闺蜜,大约也属于这种情况,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遭遇龌龊男。

就像我在前面所说的,离婚其实一点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女人把生命价值附庸在了男人身上,这才是女人悲剧性命运的真正开始。

关于你揭发了闺蜜男友的龌龊,闺蜜非但不领你情,还和他一起针对你,这一点也不难解释,记得前不久,我曾写过一个关于男人替哥们捉奸出气,却被哥们疏离记恨的故事,你犯下的错误,和那个仗义得无比委屈的男人异曲同工。你们都认为自己很义气,是为了朋友好。可你要知道,像你闺蜜这种情况,感情饥渴,又是去过一趟鬼门关了,你眼里的龌龊男,在她眼里,就是卖火柴小女孩手里的最后一根取暖的火柴,虽然这点温暖假得要命也渺小得起不到任何根本性作用,但是,有他在,至少她可以幻化成一巨大的温暖壁炉,取一点虚幻的暖。你戳穿这一切,等于吹灭了卖火柴小女孩手里的火柴,让她陷入灰冷的无望,她能不恨你吗?

当然,你会认为,你们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她更应该相信的是你,这就是你的天真了,我们女人,千万不要仗着友谊,试图和女友的情色男友抗衡,否则就是自找难看。因为男人虽然比女人更好色,但是,把重色轻友这话给实践在现实中的,永远是女人居多。

在这件事上,你没有错,只是天真了些,你和闺蜜的感情是否还能继续下去,还是顺其自然地看缘分吧,我一直认为,友情和爱情一样,是需要缘分的。

>>>保留全文请点击

 

2014年08月25日 推荐

连谏

知名作家,出版《门第》《家有遗产》,多部小说被拍成影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