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上路的柯震东为谁道歉

柯震东吸毒了。他被收容了进去。几天后他出来了。出来后的柯震东在媒体面前泪流满面,看起来是真的痛苦。他一个劲儿地向众人道歉,仿佛他伤害了大家。他的父母也领着他在媒体上不停地道歉,觉得自己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儿子。我就觉得怪搞笑的。

柯震东其实没有伤着谁,他伤着的是自己。吸毒是对自己"伤天害理"的事情,是对自己的身体最大的戗害。他要做的是对自己的道歉,这么大呼小叫着对观众道歉,真是莫名其妙。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比他大的男人和女人多得是,他只是这些人眼中的孩子,他上哪里轮得到成为我们的偶像!他只是一个演员,凑巧演了电影〈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里面的男主角而走红。就是这么简单。他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对自己十分不负责任的错误,他要因这个很不小的错误对自己负责。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家邻居刘小二对自己犯了错误,自己去改就成了,刘小二若是因为犯了错误要流泪向我们道歉,他父母也忙乎着跟我们道歉,真是病得不轻,也道歉得莫名其妙。也不知这个社会怎么搞成了这样的逻辑怪圈。别人上个报纸和网络新闻要花很多银子,这样一个毛小子要莫名其妙地道歉,就占了那么多报纸的头条。脑子真是进尿了。

上网查了查柯震东的一些资料,知道他出生于1991年,今年才23岁,还是一个孩子,比我儿子大不了多少。才是一个娃娃呢,他急于要做的是自己的成长,是对自己的纠正。他躲不过这必将逐步来临的一关又一关,这些关口还早着来,一个比一个险恶。生命从来不是简单着就能对付的,对谁都是如此。多少次我看着儿子傻乎乎却自以为什么都懂的样子,就替他愁得慌。每一回我试图用励志故事说教他,他总是用白多黑少的眼睛瞥我一眼就走开了,懒得理我一句。我就想呵,这是正宗的我的儿子,我像他这般大时就是不喜欢听成人的话,觉得大人们老朽极了,觉得世界是围绕着我转的,觉得我肉眼看到的和脑子里想着的就是真理,整天在坐在自己的井里觉得头顶上的蓝天就是无边的天涯。每每看着真正"新手上路"的儿子,我就觉得他将来在社会上得受多少因自己的无知而遭遇的"卡达",得欠多少凑,才能达成自我的一点点成长。他的灵魂得经过类似于元谋猿人向现代人的远古一般悠远的进化,才有可能一步一步做成真正的自己。

前两天宁财神吸毒,出来的时候媒体也跟进得厉害,是因为媒体需要这样的"新鲜食材"。宁财神在记者面前表现得痛改前非,觉得自己真是错了。其实,宁财神在私下里对自己的吸毒事件表示"一点都不后悔"。这才是真的宁财神。他比柯震东老了,是个社会油子了。老康德曾经写过文章,论述人类"可以允许的道德假象",说,"大自然也是为了拯救道德,或者说正是为了引向道德,才明智地培养起人喜欢被哄骗的倾向。"这就是说,吸了毒的宁财神、高虎们假惺惺地向大众忏悔,这是大自然的一个善良的诡计,目的是为了把大众引向道德。一开始我觉得柯震东向大众道歉觉得好玩,看到这个小人儿哭泣的样子,还真是觉得他太可怜了,他哭得挺真诚的,是因为他真的被自己的举动弄懵了。他比宁财神真诚,是因为他太小了,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对自己造成的后果。当然,他的认真道歉也有老康德所说的"可以允许的道德假象"成分,因为他和他的父母都十分害怕观众因此会抛弃了他或者他们的儿子,这可是个要命的事情。他的灵魂太弱小了,根本无法知晓自己这个大举动的后果。他比同龄人太出名了,有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外在追逐者,那么多虚幻起来的身外之物。这个年龄的柯震东必然会觉得自己太有能耐了,所谓的成功让自己莫名其妙地坚挺起来。可是,他的灵魂根本没有长成。面对这么沉实的外在功名累负,一方面他的自我感觉好极了,一方面,他的灵魂根本承担不起来。他的压力因此太大了,大得让他不知所以。更多的和他这么大的男娃娃们没有机会和没有能力接触毒品,柯震东所接触的这个娱乐圈却有能力接触毒品。柯震东们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可以涉毒而不染,巨大的好奇心让他按捺不住自己。

在这个社会上他还没有死过,所以他怎么得死几回。这样的死比所有的口头励志教育都巨大,柯震东如果能从这样的事件中挺过来,他就能长一寸。

心理学把偶像划分为两种:纯偶像及榜样型偶像。纯偶像是一些以明星、球星为主的人物,大部分是青少年时期崇拜的偶像。榜样型偶像则包括那些被赋予了非凡气质和影响力的人物,如乔布斯、比尔盖茨、王石。这些人虽不及纯偶像具有的那种外在感召力,却可以在精神上给他们以激发,鼓励他们走向精神的深处。一个还把明星们当偶像的人,还是处于精神的幼年期的人。一个心理健康的人,无非是把追求纯偶像的时间缩短,早一些进入对于精神偶像的追逐之中。最强大的人没有偶像,他追逐的是自我的成长。一个浮躁的社会,才把诺大的媒体资源投掷在对明星偶像的宣扬之中,这样的社会,对纵深的精神的关注是冷漠的,其价值观必然地导向浮浅和偏离,一点也不易于众生真正的精神安稳和康健。

成龙和林凤娇的公子房祖名,完全是小毛孩子一个,如果他不是成龙和林凤娇的儿子,也就是个路人甲或路人丁。房祖名吸毒了,也是因为他的灵魂根本承担不起社会给他的过多的东西,他又有条件接触毒品。还有张默,也是因为他是张国立的儿子。老子英雄儿就好汉,不管这个儿子是不是孬种,还真是这个社会的混蛋逻辑。有了这样的儿子,成龙和张国立恐怕连自杀之心都有,这样的孩子,怎么就成了很多人的偶像呢。真是莫名其糊涂。大众干嘛对这样的人有所期待呢?他们吸毒,他们自尝大的苦果,他们从这苦果当中如果有能力蜕变,那么他们还有自我成长的能力。和我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那些把柯震东、房祖名们当成偶像的孩子们,也太是些孩子了。他们若是觉得偶像因吸毒而天蹋了,那是因为他们的天空本来就是虚设的。不是天蹋了,而是自己站歪了。他们也是一些需要自我成长的人,这样的成长,需要真正的精神偶像来教育他们。

娱乐圈给出的东西,看起来五光十色,它却是一个过于严峻的名利场,像政治和商界一样更加丛林和惨烈。柯震东们从这个名利场中得到受用的东西是容易的,难的是怎样培养起生命真实的力量,以省略这个名利场中的喧闹与浮飘。写出〈瓦尔登湖〉的梭罗说:"等我们迷失了,我们才会开始了解自己。"柯震东迷失了,一个很严重的迷失,或许,恰巧是一个很恰当的生命自我教育,也是了解生命的开始。梭罗还说,多余的财富只能买来多余的东西,大多数的奢侈品和许多所谓的生活便利品,不仅不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对人类的进步是一种阻碍。梭罗诚恳地告诫我们,富裕是全然体验生活的能力。这是一些高深的智慧,需要柯震东们深深地涉入生活,吃尽了生活的苦头之后,才有可能从苦难中提炼出来的真理。

柯震东,我顶你。不要太在意你的举动会不会失去过多的粉丝,粉丝们顶个屁用。不是屁用的事情,是真正把自己早一点培养成一个有力量的男子汉。力量是一种有气场的东西,它会从你的生命中传递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说,观众从来不是势力的,也是势力的,成熟的观众只会接纳成熟的有思想的艺人。小小的你自己,也只能指望真正成长起来的自己,才能使自己得到救赎。

>>>保留全文请点击

 

2014年09月01日 推荐

高伟

青岛著名作家、诗人,出版《生命从来不肯简单》多部散文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