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身体——全天下最不撒谎的灵物

我们的身体绝顶聪明。我们的身体是全天下最不撒谎的灵物。

我们的身体比一千台电脑都聪明。电脑只会按照我们的指令办事,它是没有灵魂的。我们的身体却是敏感的,有神经的,它有自己的潮涨潮落,它有自己的灵魂。无论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上的文化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的身体从来都在恪守着自己的灵魂,它只与我们的本体发生着亲密的关系。我们用朴素的食物滋养我们的身体,它就会健健康康地回报我们以强壮;一碗小米粥比一碗黄金更能养育我们的肉体做成的肠胃。一回真正的爱情比一百回假冒伪劣的爱情更加让我们的身体千娇百媚。

匈牙利心理学家费伦齐是弗洛伊德的粉丝,他认为: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有自己的"器官情欲"。他的意思是说,每一个器官都有自己的私生活,甚至还有自己的人格,可以从自己的活动中获得乐趣。疼痛说明我们的结肠不高兴,如果我们能聆听它的抱怨,或许就能弄清楚究竟是什么让它感到不自在。费伦齐要求我们改变对身体器官的基本看法,从关注它们的生理机能转移关注它们的乐趣。

我们带着我们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对身体的职责其实应该这样的:我们的每一个器官快乐吗?我们的器官快乐比我们自己的欲望快乐其实更重要。我们的器官不快乐了,我们的身体就就会疼了,就缰硬了,血管就堵塞了,我们的情绪就抑郁了。但是,情况往往是倒过来的,我们关照我们的欲望远远地大过关照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欲望与我们的身体的喜乐观在很大程度上是很不一样的。我们的欲望要求快乐的时候,我们的身体却是不快乐的。比如,吃饭是多么快乐的一种动作呵,吃上好吃的东西简直就是我们的欲望在与食物寻欢作乐。可是,我们没命地往肠胃里面塞鸡塞鸭塞海鲜塞山珍,我们的欲望在体验着类似于男欢女爱的那种快感,我们的肠胃却遭了殃,它们像个奴隶一样免费地工作着,没完没了。它们不高兴了,它们提抗议了,它们不活动了,我们的肚子就疼了。如果我们再加大马力拼命让它们工作,我们的肠胃甚至会糜烂和破损,我们的身体就会疼得痛不欲生。身体其实在以这样的方式提醒,我们用错了活着的方式。如果不更改这个错误的方式,活下去都会变成一件困难的事情。

我们的身体最大的器官是我们的心灵。

我们的心灵更有属于它自己的情欲。如果心灵得不到滋养,我们的身体简直就是一个行尸走肉。心灵有它自己的食物,那就是过有感情的生活,干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去爱真爱自己的自己也真爱的人。如果不是这样的"食物",我们花一百万元钱买回的东西也不能让心灵这个器官高兴。如果我们的心灵不高兴,我们住在多么豪华的别墅里面也像是住在棺材里面。我们就是在美国有房子在英国有房子,我们的心灵也不高兴。如果我们娶回家的不是爱情而是婚姻,我们的心灵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它该对谁陌生就对谁陌生,即使那个人天天躺在我们身边也还是个陌生人。如果我们爱的是我们真爱的人,我们真爱的人爱的也是我们自己,那么我们吃简单的食物住简单的房子也能让我们心满意足。什么是真正的首富?是和自己的爱人过着满足的生活,是和自己的爱人疼着爱着亲着过着有德性的生活。我曾经在诗歌里写道:"一间二室一厅的房子/照样可以装得下学富五车的爱情。

我们的心灵有它自己的理性,就如我们的幸福有自己的理性。

还有,那个叫压力的东西。如果我们附加在自己身体里面的压力是恶性的,如果我们负担的压力是我们负担不起的,我们的心灵就会受伤。无论我们如何与我们的心灵讨价还价,让我们的心灵多担待一点,这个压力可以换回多多的银子换回大大的官位,我们的心灵也不会干的。我们的虚荣可以做一回又一回的妓女,骗取这个世界上那些嫖客一样的欲望的欢心,可是我们的心灵从来不是妓女。我们的心灵一旦不高兴了,我们的身体就会抑郁,头脑里面的各种指标就会出现变异,变异到一点程度,我们就会活得乱七八糟,必要的时候还会去赴死。

如果我们的肉体感到疼痛了,如果我们的心灵感到委屈了,这其实是我们的身体对我们发出指令了:我们过坏了自己的日子,错误地使用了自己的身体。这其实是上帝发放给我们的一份化了妆的礼物,需要我们用心去破译。

心理学家告诉我们,大多数的现代疾病都是身体在麻木的文化氛围中坚守立场的表现。在繁忙而物质崇拜的这个现代社会,我们多么容易忽略了自己身体器官的快乐。我们的心脏不是水泵,而是善良的源泉。如果我们的生活没有输出和得到生而为人的良善,我们的心脏是不会快乐的。我们的肝脏是激情的发源地,是充满诗意的地方,如果我们让它们频繁地忙于为我们喝下的酒精解毒,这么低级的趣味会让它失去活力。还有我们的肺,它吸收新鲜的空气的时候是多么地喜乐,可是它吸纳了多少肮脏的气体和汽车尾气!我们的双脚是用来丈量土地的,谁让它们成为蹬踏汽车轮子的单调机器?我们的乳房,我们的雄具,原本是因为爱情而膨胀而雄起的,它们原本是琴瑟相依的,如果我们的情欲没有爱情的昵近,肉与肉碰一下又能有多少意思?我们的身体器官,它们原本全都是高贵的充满力量的神器呵,谁把它们沦为单纯的生理机能?

从今天起,我要经常对我的器官进行采访,连同我的心灵。吃东西的时候我问问我的肠胃:今天你快乐吗?去海边游走的时候我要像个央视记者那样问问我的心灵:今天你幸福了吗?

今天我写字一万字。我的欲望很高兴。我终于可以快一点完成这一本书了。一本书出来,我有版税,我有读者,喜欢我的读者或许还会表扬我几句。可是,我的骨骼提意见了。我的脊椎开始疼痛,一会儿左边疼,一会右边疼。我犯了一个不小的错误:不让我的器官高兴。我像一个讨厌的只会工作的领导,让自己的员工加工加点不顾死活了。我像对待叫花子一样对待我的身体了。它们终于提抗议了。我要起来活动一下,今天不写字了。马上起来走走,出去溜溜,看看市井。

>>>保留全文请点击

 

2014年08月18日 推荐

高伟

青岛著名作家、诗人,出版《生命从来不肯简单》多部散文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