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聚焦

《孔雀东南飞》后记

2016年09月27日16:49
来源:综合 作者:孙艺溦

    东汉末年庐江郡热闹的街市上,一位老妇人正在沿街乞讨。茫茫的人海中,不时地会有人投来怜悯或者鄙夷的眼光,而真正肯掏出一枚铜板施舍她的却寥寥无几。毕竟是在这汉末乱世,人人都如泥菩萨过河,又有谁肯顾得上她呢?偶尔间,会有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并小声地议论:"瞧,那老妇人就是焦家的老太太","是焦仲卿的母亲?怎么沦为乞丐了?""对,就是她,真是报应啊"……

  老妇装作没听见,默默地走着,手中破瓷碗里的铜板只有三四枚,跟其他乞讨者相比要少的多。曾经飞扬跋扈的内心,也不允许她说出说出别人说出低三下四的好话,自然每天所获不多。老妇木木地行走着,前面人声鼎沸,几个大户人家的女眷们正在设坛跪祭、拜月,她怔了一会儿抬头看天上的满月,忽然意识到,中秋,今天是中秋哇!

  啊,又是中秋了。算来,儿子离开这世间整整有三个年头了。

  她想着,嘴唇哆嗦着,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不觉间,来到一家未打烊的糕点店前,这是一家有一对小夫妻开的店铺,两人看起来十分恩爱,生意也红红火火,这么晚了还有排队的顾客。她躲在暗处等,心中想:我的儿子儿媳曾经也是这么的鸾凤和谐,唉……

  一直等到没人了,老妇才鼓足勇气上前询问价钱,听到店主报价后,颠了颠碗里的铜板,又无奈地转身离开了。她明白,今天的晚饭有没有着落了。

  老妇一边想着,一边伤感地呜咽起来。

  儿子随那女子去了之后,葬礼丧事自是花了不少银两,本来焦家就不是什么大富人家,如今寡居的老妇又断了收入来源,一来二去弄得倾家荡产,自己被迫行乞街头。

  一想至此,一颗浑浊的泪珠落了下来。

  其实她何尝不知道刘兰芝是个好媳妇?可她就是不能容忍她长得那么风流,婚后来与她分抢儿子的感情。所以她逼她劳作,说她的坏话,说到底就是一种不甘心而已。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事情会闹到这般天地。

  她悔恨,悔到夜晚一闭眼,不是梦见儿子说"儿今日冥冥"时那冷如霜的眼,就是刘兰芝被遣那天腰中缠着的那条素白的绸带。

  天边,一轮皓月,这是她一个人的团圆节。

  唉,这是自己欠下的孽债,得要用自己的余生偿还。

    

  北京市第六十五中学高三(6)班 孙艺溦 于2016年秋

  

(责任编辑:许东岳) 原标题:高三学生编写的《孔雀东南飞》后记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