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源规划重点新闻

学者热议京津冀一体化

2015年08月03日12:03
来源:综合

   去年两会前夕,中央重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从成立以政治局常委领衔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啃利益调整的"硬骨头",到今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完成顶层设计,这一国家战略部署紧锣密鼓,进入正式实施阶段。

   与长三角、珠三角相比,京津冀因地处京畿重地,在区域发展格局中,具有相当重要的战略意义。作为一体化进程中薄弱的一环,河北面临包括新常态下的经济增长、产能过剩下的结构调整、一体化进程下的产业转型等多重考验。

   8月1日,在2015(夏季)崇礼中国城市发展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核心是要打通要素自由流动的通道,要素的市场化改革应该成为当务之急。

   别忙着争什么副中心

   京津冀协同发展,重点要在交通、生态、产业三个领域率先突破。在论坛上,王一鸣提到京津冀面临特有的矛盾和挑战,区域发展落差特别大、市场化发育程度相对滞后、优质资源过度集中、大城市病突出、生态环境矛盾特别突出。解决这些矛盾和问题的一个很重要途径就是,面向未来,打造新的首都经济圈。

   "断头路"成为民众最直观的感受。据媒体报道,京津冀三地之间的"断头路"多达2300公里。一位河北省官员曾经对媒体表示:"八通线地铁到燕郊也就是十分钟车程,但谁也不愿意去修。‘断头路’在河北和北京交界处比比皆是!"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说,"京津冀一体化"看起来是一个区域问题,实际上也是城市问题。因为整个大区域所有的点都在城市,解决好城市发展,解决好城市和交通的关系,对未来的"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前景会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论坛举办的前一天,7月31日,北京(张家口)成功获得2022冬奥会举办权,张家口崇礼县将承担诸多雪上项目赛事的举办。崇礼县城距离张家口50公里,位于河北省西北部,距北京220公里,距天津340公里。因为申奥成功,崇礼一举成名为世界所知。

   李铁认为,如果更好地建设交通,会带来更多的区位改变。申奥成功了,如果高铁修建到崇礼,再加上高速公路,崇礼、张北、沽源都会发展。这说明只要政府搞好服务、搞好交通,剩下的事情交给市场决定。

   他说,所以要尊重市场的规律,而不是人为地去划分什么副中心和节点等。政府要做好政府该做的事情,搞好基础设施建设,特别要搞好京津冀周边的交通设施建设,而这些交通设施建设不一定都是高速公路。城市的交通设置要更多地考虑绝大部分普通人的需求。这是政府该做的事情。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规划院院长沈迟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河北要更好地从政策上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提高公共服务水平,"不要忙着争这个城市是副中心,(还是)那个城市是副中心。"

   生态和水的制约并没那么严重

   今年4月,决策层通过京津冀一体化的顶层设计——《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近日逐步公开,北京控人纳入其中。这是考虑了生态环境、土地资源、交通等综合承载能力的结果。"水短板"成为这一指标出台的关键因素。

   不过,李铁在上述论坛上提到,其实生态和水的所谓制约性问题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过程当中不是非常严重的问题。2012年,他们曾经做了一个北京的人口控制调查。结果显示,北京现在人口2151万人的用水量和上世纪80年代的用水量是一样的,都是35亿立方米。李铁说,这是因为城市人口越多,城市的密度越高,用水的效率越高。而过去工业和农业的用水极其粗放,人口大幅度增加,通过城市的功能提升水的利用效率,这是非常重要的趋势。

   与之对应的是,河北用水问题非常突出,地下水的开采已经到了近乎枯竭的地步。李铁说,河北7100万人口,城镇化率45%,还有大部分农业人口用水极其粗放。

   他说,要真正解决生态和资源环境问题,特别是水的问题,是需要通过城市化来解决的,是通过人口的高度集聚解决的。

   此外,李铁说,功能疏解不能改变人口聚集的格局。在一个13.6亿人口的大国,人口向特大城市集聚的规律是不可能改变的,只有集聚才有可能形成它的辐射和外溢。

   环京津冀带可考虑农业先行

   作为中国最具活力的三大城市群,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无疑在开放程度、创新能力、经济发展等诸多方面,都处于国内领跑地位。但是,由于行政体制的差异、有效协调机制的缺乏等原因,京津冀始终落后。

   在论坛上,中国科协副主席、广西壮族自治区原副主席陈章良说,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农民生活跟城市人生活没有太大差异。但奇怪的是,随着渤海湾的经济崛起,围绕北京的河北,经济并没有被带动迅速发展,反而是灯下黑。

   陈章良称,前不久,北京市委、河北省委、中国科协共同进行调研,他带队走了环北京的14个县。

   前年供应北京的蔬菜达到1080万吨,北京郊区农民供应的蔬菜只占28%,自给率不足30%。超过70%以上的蔬菜需要由外地供应,大量的蔬菜来自山东潍坊和寿光。"为什么北京周边,河北省的几个县无法近距离提供蔬菜给北京呢?"陈章良称,一部分报告已经交给了京津冀一体化办公室,希望能够解决这个事。

   另外,他在调研中发现,有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京津冀一体化周边农民。一是农民收入不均衡,一路之隔,北京农民和河北农民的平均收入相差超过2倍;二是水资源分配成问题,为保证北京供水安全,控制北京上风口、水源上游的张家口和承德,不许有污染的工业,"甚至不许种水稻,因为水稻用水";三是大气污染导致农业生产的问题。

   陈章良说,他们基于这三个问题进行研究,最后给中央建议。无论如何,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过程中,农业应该走在前面。为解决农业发展,应该有顶层设计,在生产布局中,生产优质的农产品。

   陈章良接受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在给京津冀一体化办公室的建议中,希望通过京津冀一体化顶层设计,能够有一个布局,将河北靠近北京的14个县,做规模化、集约化的现代农业园区,而非小块生产经营,可以考虑建设50~100个园区,一个区一个特色,承载各种蔬菜、水果,解决大城市食品安全问题,以园区推动整个农业的改革。

   陈章良说,交通没有一体化,使得整个河北生产的农产品进京非常困难。因为办进京证老半天,还没有用几天就失效了。他们调研了一个蔬菜运输公司,一个月被北京警察罚600多分,换了50多个司机。"600多分,怎么京津冀一体化,车都无法先通,又怎么叫一体化呢?"

   建设农业园区还有休闲农业的作用。陈章良说,可以考虑设计薰衣草、紫苏、郁金香等园区,薰衣草还可以加工成香精。农民通过土地流转后,变成产业工人,在园区打工,获得工资收入,效益非常明显。但是"不能重复建设,要做好顶层规划设计"。

   冬天游客纷至沓来,在崇礼滑雪。夏季,滑雪道上会长出来很多野生花朵。陈章良观察,大概有24种,其中有十多种花在北京都没见过,特别漂亮。冬天滑雪、春夏赏花,还可以在山间徒步,陈章良认为,休闲农业将极大地带动农民致富。

(责任编辑:白晓夕)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