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产品 微观察

黑龙江率先恢复对俄肉类出口

2015年02月25日10:35
来源:综合 作者:法制日报

  编者按

  刚刚过去的2014年,是质检改革全面深化的一年。这一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外贸形势,各地检验检疫部门密集出台相关改革措施,尤其是加强和谐口岸建设,密切关检协作(海关和检验检疫部门),全力确保中央重大部署落地生根。

  与此同时,一系列改革措施在打破区域和部门之间藩篱的同时,也提高了物流效率,降低了企业成本,特别是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凸显的时代背景下,为助推我国外向型经济发展积极探索出一条条新路,让企业感受到了“国门红利”。

  春节前夕,《法制日报》记者随国家质检总局采访组前往哈尔滨、黑河以及大连口岸实地探访,深入调研各地在推进和谐口岸建设中,摸索出的好经验、好做法。就此,本报将陆续刊发一组“深化质检改革·共建和谐口岸”报道,敬请关注。

  本报记者余瀛波

  2014年11月20日,黑龙江望奎双汇北大荒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125吨猪肉,从大连港出发漂洋过海,运抵俄罗斯海参崴港。

  对于中俄贸易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因为,俄方对我国的偶蹄类动物及动物产品,从此敞开了紧闭10年之久的限制大门。

  而在这一历史性突破的背后,是从国家质检总局到各地检验检疫机构与俄方长达10年之久的持续不懈的沟通和磋商。

  十年封锁漫长磋商

  很少有人知道,作为当今世界毗邻而居的两个大国,过去10年间,中国出口俄罗斯的猪肉有多少?答案是—4000多吨。

  这是个什么概念?用两个数据来做个对比便一目了然。数据一:俄罗斯每年猪肉进口需求量在35万吨至40万吨;数据二:俄罗斯曾是我国肉类出口的最大市场,2000年前的最高峰期年出口量达30万吨。

  2004年9月,俄罗斯兽医与植物卫生监督局(以下简称农监局)向该国各口岸发出通告,以我国动物疫情不明为由,全面禁止我国偶蹄类动物及动物产品进口,我国对俄出口猪肉贸易陷入停滞状态。这道贸易壁垒,一竖就是整整10年。

  “其间,因为地理上的原因,国家质检总局最后把谈判任务交给了黑龙江省检验检疫局,代表国家质检总局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农监部门进行谈判。黑龙江局接手后,又谈了4年多,可以说是异常艰苦。”哈尔滨检验检疫局食品处处长孙国新说。

  此后的谈判过程,可以说是几经磋商,屡现曙光,但这层看似薄如蝉翼的隔膜,却始终无法捅破。

  而这道贸易壁垒,也令中俄双方都深受其害。

  几经波折终破壁垒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生猪养殖和屠宰国家,自2012年以来,黑龙江省猪肉价格开始连续走低,猪肉市场低迷,一些中小养殖场接连倒闭。这一点,在号称“黑龙江省生猪养殖第一大县”的望奎县,体现得格外明显。

  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从1998年就开始养猪的望奎县养殖户邵军介绍说,这三年,已经把前十几年挣的20多万全都赔了进去,亏损数额估计得有三四十万。

  “现在我们的心理跟赌徒是一样的,赌徒进赌场一夜之间光着膀子出来了。我们养猪户用三年时间,效果跟他是一样的。”这个63岁的东北老人,言语中透着悲凉。

  而对于俄罗斯来说,这道壁垒同样也令自己陷入麻烦。据介绍,在2014年之前,俄罗斯猪肉的采购,主要来自于美国和欧盟。这因为:一是美国和欧盟的生猪饲养量比较大;二是因为现代化程度比较高,因此在价格上也很有竞争优势。

  2014年下半年,受乌克兰局势影响,美欧对俄实施大规模经济制裁,为了报复,从当年8月7日起,俄罗斯开始限制从美国、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挪威等对俄实施经济封锁的国家进口牛肉、猪肉、水果、禽类、奶制品等食品。

  这样一场国际形势的风云突变,让俄罗斯痛下决心,寻求新的贸易伙伴。

  2014年7月1日,在与俄农监局局长助理阿列克谢进行临近终点的技术磋商时,国家质检总局食品局副局长毕克新掷地有声地说,“今天我们用了男人的方式在讨论两国贸易中所关心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要以男人的方式把这些事情落实好,这是男人之间的承诺,必须要兑现”。

  同年9月,俄罗斯最终批准了黑龙江两家企业为首批对俄出口猪肉的企业。至此,在历经10年之久的艰苦磋商后,黑龙江省成为目前我国唯一获准对俄出口猪肉的省份。

  三方签字才能封箱

  事实上,即便是最后放开的两家企业,也是双方不断妥协后的结果。对此,孙国新将其比喻为“破冰之旅”。

  “因为按照程序,是中方先推荐企业。我们首批推荐了11家生猪屠宰企业,俄方在经过来华现场考察筛选后,才最终确定了这两家。俄方解禁的第一步,只是区域性解禁,而不是整个中国。”孙国新说。

  作为此次入选的两家企业之一、望奎双汇北大荒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汇公司)副总经理张亮芳介绍,俄方在对出口企业审核时相当严苛,不但对屠宰加工企业的卫生、屠宰的流程、方法、标准以及品质都有严格的要求,而且要由俄罗斯方面派员来界定生猪来源是否是来自备案厂的生猪。

  俄方还专门派出驻厂兽医官。“我们备案厂的管理,尤其是防疫管理、微生物管理和药用管理、重金属的检测,都是由中方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人员、俄方驻厂兽医官和企业共同完成,只有三方都在检验单上签字以后,出口产品才能进行单独封箱、单独存放等待装车。”

  据邵军介绍,恢复对俄出口猪肉后,检验检疫部门对出口肉类备案养殖场的管理和规范也变得更严格了。“作为备案养殖户来说,我们要签订协议书,承诺对药物残留等严格限定,要负法律责任。”

  “我国对出口食品的管理制度是比较严格的,比如说生猪养殖场,除了要符合内销的各项管理规定,还要取得出口备案资格,食品加工厂才能采购其生猪,用于出口加工。像邵军这样规模的饲养场,望奎还有很多,但大部分都没有取得出口备案资格,食品加工厂不能向其采购。”孙国新说。

  此外,按照国家质检总局的要求,黑龙江省检验检疫局还对全省11家出口猪肉备案企业和8家进口肉类收货人进行了监督检查。约谈了双汇集团等两家出口企业,要求企业严格遵守中俄两国规定,切实履行食品安全第一责任人责任。

  张亮芳感慨说,在政府和检验检疫部门的大力推动下,恢复猪肉对俄出口过程着实不易,对企业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为了获得俄罗斯市场对中国产品的认可,为了带动黑龙江的猪肉市场早日走出低谷,再严苛的标准,作为企业来说也值得。

  由点到面迎接挑战

  从2014年9月解禁至当年年底,共有黑龙江省的4198吨优质猪肉陆续抵达俄罗斯。这对高峰时一天能屠宰4000多头猪的双汇公司来说,这个数字显然“杯水车薪”。

  如今,让张亮芳感到忧心的,是在望奎双汇公司的标准化冷库里,准备出口俄罗斯的猪肉已经装箱完毕多日,但因为近段时间卢布的贬值,公司暂停了发货。

  2014年,卢布兑美元全年累计贬值逾45%。去年11月,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出现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萎缩,年底通货膨胀率达11%。

  张亮芳说,卢布的贬值让他始料未及。但即便如此,他们仍然在想办法,比如说把物流方式从海运改成更方便的陆运,节省结算时间,降低成本,以应对外部经济环境的挑战。

  “毕竟,俄罗斯对于猪肉制品的刚性需求不会因为经济环境而产生巨大变化,中国特别是黑龙江省与俄罗斯相毗邻,产品的质量和价格优势会随着时间进一步放大。”

  他表示,下一步,希望能够加大出口量到总产量的40%。而这将对包括生猪养殖、屠宰加工企业、物流企业、甚至上游的饲料种植加工的整条出口产业链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恢复对俄猪肉出口提振了市场信心。据统计,恢复对俄出口猪肉之前,黑龙江省猪肉备案养殖场191家,而在恢复对俄出口猪肉之后,仅9、10两个月,共有422家养殖场申请备案,备案养殖场数量增加了120%。

  孙国新认为,通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努力,帮助企业打开了这个市场,站在企业的角度,应该珍惜这一来之不易的机遇。

  而对于政府部门来说,应该做的就是把市场打开,扶持企业发展,去解决企业最想解决又无力去解决的问题,同时按照国家的法律规定,做好职责内的监管工作就可以了。

  “至于剩下的,就像中央提出的,市场的事儿就交给市场去办好了。”孙国新说。

(责任编辑:崔雨涵)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