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点热闻

著名作家编剧张晓芸——“琼瑶状告于正案”之我见

2014年12月15日09:41
来源:综合

  12月5日上午,台湾著名作家琼瑶诉内地编剧于正等侵害著作权案于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原告琼瑶认为于正编剧的《宫3》电视剧和剧本几乎完整套用了其《梅花烙》的小说和剧本的全部核心情节与故事脉络,涉及21个桥段。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向原告赔礼道歉并赔偿原告全部经济损失2000万元。此案一石激起千层浪,早已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当然也引发编剧们的热议。

  我的作品也被别人抄袭过,而且不止一次,抄袭的手法如出一辙,而且我拿对方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现在这个行业的法律有空白,而且我主要写原创作品,如果这时不发声,那么以后哪个编剧还敢写原创?!

  12月11日内地109位编剧联名力挺原告琼瑶,12日又有30名编剧挺身而出,由此可见在编剧们的心目中这起案件的至关重要性。于正也算内地编剧一成员,但他并不是中国电视剧编剧工委会和中国作协的会员,所以行业协会暂时管不住他。但法律管得住抄袭行为,这是不容辩解的事实!如今,艰苦的法庭激辩暂告段落,综合此案已经公布的庭审记录分析,目前针对几个焦点问题我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1.针对著作权法只保护思想的表达形式,而不保护思想本身的说法站不住脚。

  举例:当年著名的郭某某抄袭案,法院最终认定了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中剽窃了小说《圈里圈外》具有独创性的人物关系的内容,导致前者与后者作品整体构成和脉络上实质性相似,可见抄袭人物关系不算侵权的说法并站不住脚。

  2、于正一方在庭审中辩称:《梅花烙》的电视剧署名是林久愉,而琼瑶只是小说《梅花烙》的作者,是电视剧《梅花烙》的编剧指导,她不具备维权的资格,这一说法站不住脚。

  首先《梅花烙》这个作品有小说,小说作者是琼瑶;其次这个作品被拍成了电视剧,琼瑶的署名是编剧指导。于正方是在混淆概念,难道他们不知道著作权的先后顺序嘛!琼瑶是原著也好,还是电视剧的编剧指导也好,她当然有维权的资格,这一点不容置疑!

  举例:当年某作家就自己的原著小说《XX的战争》因为电视剧改编状告某编剧一案,最终南京中院判决是原告胜诉。那就意味着人家原著小说作者只要有原著,不管是长篇中篇短篇,即便是有编剧后期介入也好,即便改编改动程度大也好,但是原著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

  3、于正一方还辩称:1992年《梅花烙》琼瑶并未做著作权登记。而《宫3》有版权登记证书。著作权相关法律有规定:不是说你版权登记了,你就拥有著作权;她版权没有登记,人家就不拥有著作权。

  一部作品从作者笔下完稿之时,作品便自动获得著作权,你放在电脑里你也是拥有著作权的。只是有版权注册证书更能证明该作品的归属,一旦有纠纷时,你能更快捷有效地证明自己。而琼瑶《梅花烙》出版成小说,这是既定事实发表,小说的意义与著作权登记证书同等。一部作品无论在正规期刊上发表,或在正规网络上连载,或者作者在自己博客微博微信上连载,这些行为都正面或侧面表明了谁是著作权人。

  于正的《宫3》版权登记了,即便有版权注册证书,也不证明他没有抄袭行为。这是两个概念。举例:就像一个杀人犯他今晚准备杀人,于是他去代表包青天的衙门门口举行了一个盛大的仪式,仪式是为了给自己行为壮胆,那你说这个杀人犯杀完人就没罪了吗?!

  4、美国的编剧公会就不会有这样的法律空白。

  如果有类似情况发生在美国,那么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因为好莱坞有一套非常详尽的流程,包括鉴定机构、包括赔偿金额,包括执行决定后的对这个编剧的处理等等。譬如:在好莱坞,如果这家影视公司拖欠了编剧的尾款,那么编剧上诉到编剧公会,这家公司不仅片子无法发行,而且还要面临高额罚款(罚款比尾款还高),另外还会登上编剧公会的黑名单,所以人家行业的自律性比国内高很多。

  我非常赞同著名编剧汪海林的观点,你从我的牛奶杯偷了我的牛奶倒在了你的咖啡杯里,难道你能掩盖你偷窃的事实吗?这个比喻非常恰当,而且一语中的。

  演员圈,一次嫖娼就终结了演艺生涯,可是一个编剧明目张胆、数次抄袭他人作品,但是却受不到一点法律制裁;虽然被大众口诛笔伐,但是他却赚得盆满钵满。还有就是即便法院判决原告胜诉,可能也不会判赔那么多钱,被告还是损失不大啊!我不仅想问,这个圈子是不是要出乱子啊?!

 
(责任编辑:崔雨涵)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