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点热闻

慢点活

2014年11月17日17:19
来源:搜狐城市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悲观得不敢想活着的意义。幸亏我喜欢的一些大人物也是悲观主义者,他们让我的悲观一点不寂寞。博尔赫斯说:我犯下了人类最深重的罪孽,因为我从来不感到幸福。小说家麦家也是个悲观主义者,他笔下的英雄最后不是疯了就是死了。麦家还说,幸福是一种习惯,有人生活贫穷但他照样很幸福,他没有这个荣幸。学者李银河也是个悲观主义者,因为悲观,她把每天的睡觉与醒来都当成是一次生死练习,希望自己真正死亡的时候也像是一次随便一次睡去的练习。

  有这么多我喜欢的人都是悲观主义者,我就一点也不讨厌自己的悲观了。我开始兴高采烈地悲观下去。女友也鸣也是个悲观主义者,我们一起聊天的时候,谈论最多的就是悲观的人生,复杂的人性,我们自己的荒诞。真是奇怪,我们总会把悲观谈论得色彩飞扬,直到笑出自己的眼泪来。

  李银河常常会在独自一人时想像巨大天体在宇宙中游荡的画面,她说,人世间的喧嚣连蚊子的嘤嘤嗡嗡都不如,只是一片死寂;以整个人类作为单位都是一样,遑论一个渺小的人。这事不能深想,想深了让人抓狂。李银河以为,既然这样,要想好好过这一生,只能是傻高兴了,喜欢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喜欢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随心所欲,别压抑自己,别跟自己找别扭。这话一点也不陌生,大夫们跟晚期癌症病人的医嘱大抵都是这样的。想来,人活着原本就是个被判了有期徒刑的人嘛。

  悲观主义者的坏处很多,也有一个顶大的好处,就是把很多东西减掉。   

  我现在就想按着大夫们跟晚期癌症病人的医嘱那样活。第一个必须校正的生活态度就是慢着活。快生活已经成为我们的生活常态,我也早就领教了快节奏的活法是怎么回事儿。所有致命的车祸,都是速度造成的。我不想再把生活列车的速度开得迅猛,我已经不着急地想早点去前方看看还有什么神奇的东西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奇的物件在那里等着;就是万一有,我也不馋。生活像只狼狗一样在后面狂追的日子一点意思也没有,它只会让我心动过速,体内激素忽高忽低,什么东西都会莫名其妙地伤害我。其实,没有人伤害我,是我自己的活法伤害了自己。不如停下来,和狼狗亲近一下,就会发现,我不跑了,生活那只狗也不跑了;它追我,就是因为我跑得急;我跑得有多急,它追得就有多急。我甚至可以试着培养点人与狗的感情。我斜躺在有阳光灿烂的阳台上看书,生活那只狗就会蹲坐在我旁边,温驯地舔着我拿书的手。平常的日子,早上床,在床上拿本书,一直看到自然睡。然后,一直睡到自然醒,让睡眠沉得连梦也不记得。找时间出游,走出去就是目的,开一辆小车,车想上哪里我就去哪里。

  不想幸福这件事了,把幸福当伪词。伟大的博尔赫斯都从不感到幸福,笨拙的我干嘛再去子虚乌有地去找!什么时候我想找幸福,痛苦那玩意儿就会不请自来。 

  找点时间,自己哄哄自己。找点机会,自己瞎骗自己。然后下定决心不自怜。和有趣的人玩,无趣的人坚决躲开。我们生命中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我们自己最大的对手,就是恐惧。找点时间,学习把生死看开的智慧,为的就是和这个天大的对手化敌为友。然后,继续悲观,把悲观侍弄得活色生香,不再故意去想活着的意义。

(责任编辑:崔雨涵)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