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点热闻

脚上的泡是走出来的

2014年10月19日13:53
来源:搜狐城市

  黑白间:连老师,您好!   

  我和梅是在一次在职研究生的聚会上认识的,聚会时大家互相介绍,因为大家都是公务员而且年龄小的不多,而且就我们两个是单身,我半开玩笑的和她说:"我追你了啊!"然后引起哄堂大笑,谁知当时的一段玩笑却揭开了我们的故事。

  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过年时她去了我家,我也去了她家。我清楚的记得,去她家那天,到她家楼下时,她对我说她家特小……我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告诉她没关系。说实话,我这个人以前很物质,因为我身边的同事都和我差不多,工作好,家庭也好,所以在择偶上都很挑,什么都在比,我也自然不会例外,但是因为我爱她,这些都不重要了,有时我自己都在怀疑这是不是我,可爱情就是这样,它来的时候你挡不住。

  到了今年三月份,她提出来要订桌准备结婚,我当时知道自己肯定是要和她结婚的,但是我觉得有点早,因为到那时我们才交往了四个月,再说她始终要自己住,我一直都想说服她和我父母一起住,所以我在等待。这里要说明一下,我在认识她以前家里买了一套别墅,不过要今年九月份交房,等装修完了怎么也得明年三四月份,买房基本上把家里的钱用的都差不多了,因为妈妈想一起住,我不想让她伤心,所以就听她的了。但是梅始终不认同。于是她就提出来了,要用老房子结婚,不过要把老房子重新装修,当时我妈就说家里没这么多钱了,老房子再装修有点不值得,要不简单点装吧。她就不高兴了,总在指责我妈妈为什么不替我想,不把钱给我存够了。后来她还提到了男方得给女方多少多少聘礼,女方有就多陪,没有就少陪甚至不陪。我急了,觉得她有点不懂事,就和她吵起来了,我妈妈知道了,觉得她有点恶打恶要,总在强调我们家该准备什么,对她家只字不提。然后我们就闹别扭了,本来我以为她妈妈会讲道理,但是真实的情况是她妈妈和她一样都在指责别人该承担什么,对自己的责任只字不提。我妈气急了,告诉我她们家是在卖闺女,哪是结婚啊。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在冷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她爸爸的死因,竟然是自杀,而且知情的人还告诉我她妈妈很厉害,她爸爸太老实了。这样我对她妈妈就有点看法了,毕竟有句老话,妈妈什么样,闺女就什么样。

  不过,我也觉得她妈妈挺可怜的,所以我和梅说过我们结婚她妈妈的钱一分也不要了,要是她非得给,那我们就结婚以后再还给她,甚至我和梅说把她妈妈住的独单卖了,再贷些款在河东或河西给她妈妈买个大一点的房子,毕竟老了该住得宽敞点,贷款我和梅结婚后一起给她还,但是她妈妈始终坚持就要和平的房子,别的地方不去,说实话我听着挺生气的,和平的房子都两万多一平米,买个六十多平米的就都得一百多万,我们承担这是有困难的,我就不明白她妈妈为什么这么不体谅别人,根本不考虑给孩子带来的负担有多大,只想自己。

  我已经二十九岁了,父母已经给我很多了,我不忍心再去要什么。说实话,我和梅在一起花钱是很多的,除了工资卡在我妈那,在认识梅后我所有的奖金都用在我们平时的花销上了,有时钱花完了,她竟然会很不理解我妈妈为什么不把我的工资给我让我花,认为我妈妈不顾我。说实话,我感觉自己挺委屈的,一个爱我的人会这样吗,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挣扎……要知道我受的苦都是为了她和她特殊的家庭。

  那些日子我也能感觉得到她舍不得我,她想和我在一起,但是每次她提起的都是我们结婚就有钱了,就可以买……难道所谓的有钱就是我妈妈把我的工资卡给我了吗?直到有一天她说要零首付买车,我打断了她,我知道接下来她要说什么,她要告诉我这车算是她妈妈给她的陪嫁,当时我眼前都是黑的,大脑都是空白,然后我爆发了,我不知道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到底爱不爱我,我隐约的已经清楚了,其实她在乎的只是她想要的别人能不能给她,因为对她那才是爱,也许并不在意这个人是谁……

  特殊的家庭才会有特殊的要求,而且认为是理所应当的,除了苦笑我还有什么。面对这段感情,我累了,我甚至觉得自己可笑,我从来不会相信男人也会伤痕累累,现在我信了……

  

  连谏:黑白间,你好!

  看完你的信,我突然觉得媒妁之言蛮科学的,因为媒人在说合两方之前,至少要把两边情况摸清楚了,掂量一下是否合适等对才下手撮合,比自由恋爱靠谱多了。

  像你这样,先把感情培养起来了,又发现对方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是既残酷又狼狈,伤人不利己啊。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在孩子性格未成型阶段,对父母是有膜拜情结的,会下意识地模仿父母的言行,接受父母的价值观。

  虽然龙生龙凤生凤这套理论有失偏颇,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梅有位彪悍的母亲,梅的性格基因,肯定是受影响的,这是受再多后天教育所无法彻底改变的。

  作为家境优越,又比较挑的你,能主动对梅说我们恋爱吧,肯定不仅仅是因为聚会上只有你俩上是单身这一因素,一定是她身上有过人之处吸引了你。因为彼此都单身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没对其他单身的女孩子说我们恋爱吧这么勇敢的话呢?

  所有勇敢的发生,都是因为你发现了要对之勇敢的人或事,有足够令你勇敢的价值。

  从你的描述里,我觉得梅是自卑的,担心你挑她,否则,她就不会在带你回家前对你说她的家很小,在潜意识里,她这是用坦诚的提醒提前替换掉可能在你心里滋生的看低。

  同样,她只强调你家应该怎么样,只字不提自己家应该怎么样,这就像网上总有那么一批人,盯着富人们有没有做慈善捐助,却从不提自己,于是我们就会讥笑那拨专门盯富豪捐助数字的网民们慷慨激昂时,自己却连一个大子儿也没捐过。

  事实是他们没得捐,却又不甘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最低端,于是就要发出声音,以现实在他们这里,道德这种人生美物也是很丰饶的。

  梅强调你们家应该做的,不过是掩饰自身无能为力的障眼法。

  当然,我并不认为梅的做法是正确的,只是在分析她的心理状态。

  大多数女孩子婚后都不愿和公婆同住,所以梅的态度也可以谅解,只是,她确实自私了点。

  从你的来信中我也发现了你的问题,那就是一旦矛盾出现,你总是闷在心里,不和梅进行坦诚的沟通,一味地积累发酵不满,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让矛盾越积越大。

  想让别人了解我们并达成共识,沟通是唯一的途径。

  你可以坦诚地告诉她,哪些是你能做到的,那些是你不能做到的,有些时候,在别人的理解里,沉默还有一种含义叫默许。

  梅其实已经意识到对你要求太多,所以才会提出零首付买车作为陪嫁,这确实自欺欺人了点,你可以坦诚地告诉她,你只需要一个通情达理的妻子,不需要陪嫁。

  有些事情你不能全怪梅,譬如说给她母亲买房这件事,你连装修婚房的钱都拿不出来了,怎么能贸然提这种不靠谱的建议呢?如果你没提这建议,梅的母亲也就没机会要和平的房子,年轻人,俗话说,脚上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人世间更多的麻烦,都是自己制造的。

  或许因为你在梅眼前总是大手大脚,才让梅误把自己当成了幸运的灰姑娘,而你是应有尽有的白马王子。

  人都是物质的、也是贪婪的,但是,也是有先决条件的。一个人,无论他物欲有多贪婪,当面对乞丐时,肯定不会启动贪欲,因为乞丐无物可贪。

  说了这么多,我要强调一下,我对物欲过强的人向来敬而远之,因为这种人通常情况下都很彪悍,道德底限比较底,和他们相处,会让我有食草动物闯进了食肉动物的厨房的恐惧感,不想被生吞活剥的唯一生路就是撒丫子就跑;我对严以待人宽以待己的人也有恐惧感,因为就算我任劳任怨勤勤恳恳也逃不掉被抱怨指责的下场,和这种人为伍我要具备足够的自虐精神,而我,又是个多么热衷于享受相互温暖相互包容的家伙。

  男人不是钢铁铸成的,也是肉体凡胎,怎么可能在感情战场上刀枪不入?你现在不是伤痕累累,更多是承诺太多导致了内心世界的负债累累,因为你是个善良的人,善良和不善良的区别就是,善良的人总觉得自己欠了别人太多,不善良的人则是觉得别人欠了自己太多。

(责任编辑:崔雨涵)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