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点热闻

深圳暴雨能否“冲刷”中国城市通病

2014年05月13日16:19
来源:综合

  深圳暴雨能否“冲刷”中国城市通病

  鲁珊

  春末夏初,风雨雷电。随时可能遭遇的“看海”,让各大城市惴惴不安。这两天,又一个大都市被突袭,它叫深圳。

  6年一遇的暴雨,一巴掌把深圳“拍晕”。300处道路积水,5000公交停运,2000汽车被淹,80趟动车停运。

  各大城市自嘲“逢雨便看海”,多少有些戏谑之言,阿Q色彩。惟有深圳,不可以。

  因为深圳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城市,它的年纪,甚至比80后都要小。它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窗口,但我们也可以视它为中国城市发展的“样本”。每个城市,因为一把复杂的发展史,可以把“排水管道”的问题推给历史沿革,然而,深圳没有。

  这个城市,只用了30年时间就跻身中国四大“一线城市”,1900平方公里上已经聚集了1800万人口,它是一代人真实的“中国梦”,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活标本。它没有历史可以“推诿”—然而,它还是淹了。

  不只这次,3月底,一场暴雨也让它不堪一击。又不只3月,2013年的10次地陷,6人丧生。深圳,这个中国最年轻的城市,它本是徒手起家,白纸易画,但一场暴雨,现出了它年轻身体上的累累伤痕。

  职能部门解释,深圳的排水系统照苏联模式设计,高寒模式本来就不适合多雨南方。这30年来,累计修了13700公里下水道,不过标准都是一年一遇。

  假如我们一直沿用深圳在全国城市中的“样本”意义,那也不妨从这两条理由中,分析中国城市管理的通病。

  深圳临海,不但多雨,且多台风,苏联的高寒少雨模式怎么可能适合这里?这种道理,普通人都想得过来,决策者怎会想不过来,即使一个人想不过来,专家、民众,经验者聚拢在一起,怎会想不过来,但这样的决策究竟变成了现实,而且,不是一场暴雨,我们竟从不知晓这样的决策—一个城市的决策,究竟应该是怎样的,究竟应该以怎样的程序,履行怎样的规则,公开到何种程度,分配怎样的责任与义务?

  再者,30年1万公里的下水道,不能说历任城市当家人不重视排涝,但一年一遇的规模,只能说这份重视太过小心翼翼。当然,在深圳这样的都市,要修巨型下水道的话,每修一公里造价2亿元,修100公里就可以造4座楼王“京基100”,这实在不是随便的手笔。更何况,如果不连网,或不下暴雨,这几百上千亿就没有派上大用场,没有人知道。地方当家人,五年一换届,我们上哪里去找足够的动力,驱动长官们热衷于做看不见又费长时的事,比如修下水道,比如建城市科学管理体系?

  解剖深圳标本,总病症一个字:“快”。城市发展实在太快,而人跟不上,管理跟不上,体制跟不上,连下水道,老天爷都跟不上。如今暴雨冲出深圳之“快病”,曾立志为中国“体制改革”探路的年轻城市,不知能否借此一解城市管理之通病,方不负“标本”之名。(来源:武汉晚报)

(责任编辑:李佳)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