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点热闻

昆明:历史文化名城有文化才有魅力

2014年04月14日14:09
来源:新华网 作者:罗南疆
昆明光华街 记者 江洋于2007年
昆明光华街 记者 江洋于2007年

  要精心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维系历史文脉,挖掘历史文化,弘扬特色文化,让深埋于地下的文物遗迹“浮上来”,让记载于史籍文献的文化“走出来”,让湮没于历史尘埃的文化遗存“活起来”,进一步培育城市文化气质。—秦光荣

  一个有文化的城市才能展现自身独特的魅力,文脉是一个城市的根、城市的魂,城市深层价值的源泉。

  走进一座历史名城,即使是一些残垣断壁,也镌刻着一个城市发展的记忆,折射出一个时代的风云际会。我们看过古都西安的大雁塔,也曾在北京城的古城墙下漫步,这些都会引起我们对历史的回顾,勾起我们对过去发生的一些事件的回忆。但是,上世纪50年代拆除城墙、填平护城河;80年代拆除武成路、金碧路原有建筑,使古城的历史风貌荡然无存。“云津夜市”、“螺峰叠翠”、“灞桥烟柳”等古老的昆明人文景观,只能停留在文字中、在老昆明人的记忆里。城市文化空间的破坏、历史文脉的割裂,最终导致城市记忆的消失。这是人们对有2400年建城史的昆明深层次的担忧。培育昆明文化气质,历史文脉是一剂良方。

  翠湖:擦亮昆明之眼

  一个城市之美,在湖泊中得到灵性的彰显。围绕一湖,能看到一座城市的生命力。作家汪曾祺曾饱含感情地描述:“昆明和翠湖分不开,没有翠湖,昆明就不成其为昆明了。”

  在昆明人眼里,“昆明的眼睛”翠湖是这种城市的文脉的起源。昆明千年凝聚的文脉气息和足迹,萦绕着这一泓湖水,将岁月沉淀的历史文化兼收并蓄。时代滚滚的车轮中,变迁的是翠湖的地理环境,不变的是它与生俱来的文化气息。

  这里有创办于一个世纪前的云南讲武堂;这里有始建于1922年12月的云南大学,其文化传承可以追溯到1499年始建的云南贡院;这里有清朝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云南巡抚王继文修建的海心亭;道光年间云贵总督阮元修建的横贯湖面南北的“阮堤”;1917年在九龙池兴建的昆明市第一个自来水厂……方圆一公里内,这里还有永历帝遇难处的逼死坡、朱德旧居、圆通山唐继尧墓。

  翠湖的文脉也带动周边经济繁荣,体现了昆明传统特色的民间生活形态,无论是文化巷的时尚店铺还是文林街霓虹点点的酒吧,都是市民休闲娱乐的重要场所。翠湖在民生层面、文化层面、旅游层面、产业层面,展示出“百年翠湖、昆明摇篮”独特的魅力和韵味。

东寺塔 本报记者 周明佳
东寺塔 本报记者 周明佳


  翠湖的现实突围

  历史翻到2012年,翠湖依然是游人如织,但长期以来,由于缺乏系统性和整体性的规划和保护措施,这里的文化特色日益减退。片区周边住宅林立,公共空间日益萎缩,空间私有化和封闭化现象突出;环境和建筑风格各异、色彩杂乱;街区功能不完善,业态杂乱且品质良莠不齐;文物古迹数量众多,但保护工作亟待加强;缺少合理有效的交通组织,拥堵情况严重。

  2012年5月6日,五华区召开了翠湖片区提升整治工作推进会,随后,翠湖走上了一个精致的公共化过程。其思路为翠湖环路以内空间实现全面公共化,还公共空间给翠湖,还翠湖给昆明人民。通过建筑风貌整治、环境景观提升、商业业态更新、历史文化资源挖掘、城市管理及交通环境优化,打造具有昆明独特文化特点的休闲娱乐、商业服务、生活居住综合性历史文化街区。

  翠湖环路架空线缆入地,道路铺装,建筑物立面整治,扩大绿化空间、提升绿化质量,拆除沿线占道亭棚、占道宣传栏等临时违章建筑,规范沿街商铺店招店牌。翠湖公园南门旁新建了体现翠湖“人鸥共舞”景观特色的鸥羽水景雕塑,改造了连廊。作为重要节点改造的春晓广场、西南入口等按设计进行了整体改造和疏绿透水,扩大了广场空间,增加了亲水性。西门仿古建筑拆除了公园原有游乐场设施,新建了两层的苏州园林式建筑,恢复了翠湖八景之一的“秋窗夜月”。

  4个多月的提升整治,还给翠湖赋予了最新的时尚元素。集声、光、电高科技于一身的水幕电影,成为昆明城中心的新夜景。湖面上的喷泉喷出了一个宽50米、高16米的水幕,阿诗玛、普洱茶一一闪现,电影中出现的昆明风光及人文历史,让游客纷纷停下了脚步。今年中秋,翠湖公园还推出了“泛舟夜翠湖”活动,全面开放中心区码头和西路码头,并提供100余艘悬挂红色灯笼的游船供游客选用。五华区今年的计划是,推进翠湖片区景观提升三期工程,实现翠湖环路以内全面公共化,确保翠湖片区历史文化风貌保护与整治提升工作。

  他山之石

  杭州立法保护老文化街区和建筑

  两周后,10月1日,《杭州市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条例》正式实施。它被称为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神”。

  作为国家重点风景旅游城市和历史文化名城,杭州对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的保护高度重视,2004年、2005年相继出台了有关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的政府规章及实施细则。西湖文化景观申遗成功后,立法保护杭州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以适应城市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新需要以及保护管理的新要求,就被历史地提上了议事日程。

  从国外城市发展的经验来看,越是经济发达、生活水平较高的城市,政府和民众对于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越为重视。但在我国,随着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城市保护与开发之间的矛盾突出,历史文化街区过度商业化、历史建筑遭拆迁损毁现象严重,原住居民基本外迁,真实性、延续性减弱。

  市民观察团

  13日下午,市民庄国祥拿着一份文稿和图片找到晚报记者:“与其沉浸在对昆明历史文化古迹的追忆和遗憾中,不如看看这处还保留古滇文化的古城,这些是鲜活的、还散发着灵性的老街区,这也许是昆明目前保存最好的古迹。”他说的是距离昆明30多公里的晋宁县晋城镇。

  这几天,庄国祥看到媒体上关于昆明历史文化、城市规划的思考,勾起了他的老昆明情怀。作为一个60后,他看到了昆明古迹在拆拆建建中消失,而晋城镇可以弥补昆明主城的缺失、遗憾,为昆明历史文化回归提供线索。上世纪90年代,庄国祥无意中发现了这里,仿佛穿越回古滇历史中,从此被深深吸引,20多年来,他30多次往返于晋城与昆明之间。

  “老建筑、老屋不要再动、再拆,不要再建仿古建筑,一定要尊重原有古代城镇布局”,庄国祥说,在总结历史经验时,对这个现有的还有生命力的古城,我们更需珍惜。(罗南疆)

(责任编辑:李佳)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