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外观城

老外观城第29期:音乐节可否成为城市的名片?

2014年01月26日11:43
来源:搜狐城市

姓名:足立拓男

国籍:日本

中文名:李拓男

嘉宾简介:资深音乐人。曾任日本人民唱片有限公司社长兼CEO,现任日本自由惑星音乐联盟首席代表。主要负责公司艺人在大中华区的演出管理工作。旗下乐队包括Alice Nine、OKAN、101A、UBI & FU、D=OUT、VIVA LOVE、Seattle Standard Cafe'、THE STAR CLUB、SA等。足立拓男有超过15年以上的摇滚乐队演出管理经验。一直致力于中日摇滚乐的交流发展,在两国摇滚乐界有着广泛人脉,和很高声誉。与谢天笑、沈黎晖、张帆等都是圈内好友。

 

  搜狐城市:在你的职业生涯当中在你工作当中,有没有一些什么人什么事让您印象最深刻?

  足立拓男:2000年左右的时候在北京的邻居谢天笑,那时候没有人知道,一起去演出,那个是"嚎叫俱乐部"的时代,一起玩,后来差不多过了14年,他现在是中国摇滚的领军。之前是我的老朋友,现在变得很大。还有反光镜,他们也是从嚎叫俱乐部开始,然后一直一起玩。那个时候有些人知道嚎叫俱乐部,比较小众,反光镜比较有名。还有迷走乐队,差不多从98年开始,一些老乐队我都有印象。还有就是我小时候喜欢的是崔健,第二个是罗琦,最近罗琦上节目叫《我是歌手》。

  搜狐城市:有什么事特记忆犹新的吗?

  足立拓男:中国第一次迷笛音乐节,02年、03年左右参与,在学校里面,以前迷笛音乐节03、04年左右都是学校里面办。还有一个对我影响很大的是沈黎晖,沈黎晖是我98年认识的,摩登的老板,第一次见面是98年,他是清醒乐队的主唱,嚎叫俱乐部。以前东四那边有一个忙蜂,那时候认识沈黎晖的,那时候摩登天空很少人知道。还有嚎叫俱乐部的老板也是我很好的朋友,都是中国摇滚工作当中印象很深刻的。迷笛第一次音乐节,还有2010年左右豪运俱乐部,郝云是以前北京的摇滚研究生毕业,我们一起办凡客的演出。反光镜还有朋克那些一起,现在都是一些老的俱乐部,郝云,还有开心乐园也是那个时代比较有名的。还有一个CD咖啡。 

  搜狐城市:日本的一些乐队是你带过来的?

  足立拓男:对,2000年开始逐渐带乐队来华。

  搜狐城市:后来有没有带日本的乐队过来?

  足立拓男:2000年、2001年、2002年那时候SOBUT日本那边有名的乐队,还有洛丽塔the 5678也是我带来的。98年左右开始这些工作,2000年、2001年、2002年很多日本的乐队来中国,韩国朋克比较多的乐队来中国,2003年以后中国方面有一些问题,中国有SARS问题,疫情严重。还有一个问题,中国的朋克摇滚,市场都是地下的,大型演出比较困难一点。我们公司后来去韩国、还有香港、台湾这些地方。

  搜狐城市:您跟您的团队在演出的选择上有什么倾向性吗?现在的重点是什么?

  足立拓男:我们公司是有历史的公司,中国内地有一些问题所以先离开了,五六年左右再回来。中国已经变了,现在摇滚乐在中国有商业市场了,以前都是交流没有赚钱,现在大家都是为了利益。我们公司现在的方向以前是交流,现在是利益,大陆市场的方向是商业化。

  搜狐城市:在城市的选择上,是否会有标准?比如哪些城市不去,哪些城市一定要去?

  足立拓男:我们公司做了很多巡演,大部分中国城市都去过,我在大中华区没有去过的地方只有西藏,新疆没有去过,我很喜欢中华文化。

  搜狐城市:中国城市您最喜欢哪一个?

  足立拓男:这个比较难说,各有特色,如果说一个地方的话最喜欢是北京。

  搜狐城市:你是觉得北京的摇滚文化氛围比较好?

  足立拓男:是。一个是文化方面,还有人交流的地方。北京人最友好,但是一些上海人或者台湾人则不一样。

  搜狐城市:您对在城市举办音乐节持何种态度?

  足立拓男:在城市举办音乐节当然是好事情,没有不好的地方。我去过很多中国的音乐节,北京当然是摇滚最厉害的,成都也是。上海比较不一样,上海本地也有一些,我以前去厦门的海珊音乐节,有很多台湾的乐队。中国每个城市的文化跟习惯都不一样。没有音乐文化的城市,中国基本都没有,就好比"没有不听音乐的人"一样的道理。

  搜狐城市:您觉得比如中国的迷笛、草莓,日本的富士音乐节包括韩国的一些音乐节,这些有什么区别?

  足立拓男:这个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可以说清。韩国的音乐节还有台湾的音乐节都去过。台湾的音乐节,台湾有大港开唱,还有"摇滚台中"和"春天呐喊"、海洋音乐节等,都是传统的音乐节,很多乐队一起玩的。台湾的音乐节多为政治宣传平台,配合当地本地政党的宣传。比如"摇滚台中"举办的时候台中市长出来作秀,说"大家好我是台中市长"。这种情况韩国也是有一点的。日本则是完全不一样,纯商业性质,百分之百的商业市场运作。

  另外韩国、台湾跟中国的音乐节,本土乐队比较容易参加,几乎每个音乐节参与乐队都是一样的。但是日本的音乐节主要是国外的大牌,国际上的大牌都来,小乐队、普通乐队参加的机会很少。

  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是日本音乐节和台湾音乐节观众人数比较少,但是中国的音乐节特色是人超多。像迷笛、草莓、摩登天空、张北之类的音乐节人很多。

  关于举办频次也有差别,比如东京的富士摇滚音乐节是一年一次,台湾、韩国也是一年一次,而中国的迷笛一年则是很多很多次。中国是很大的地方,但是音乐节上演出的乐队差不多。市场很大,但是乐队的质量没有那么高,特别是有名的乐队。

  搜狐城市:现在唱片业不太好,全球范围来说都是一个现状,有人说音乐节是唱片业的救命稻草,而免费音乐对唱片业是个巨大的冲击。您怎么看?

  足立拓男:我觉得音乐不是一定要付钱买的东西!比如日本80年代到90年代卖唱片最厉害的时间,跟中国差不多。80年、90年是卖卡带最好的时代,那时候不买的话没有办法听,那是个时代的特色。六七十年代卡带还没出来都是黑胶,是高质的东西,现在黑胶的很少,一般听电台的。当年没有付费听,后来西方慢慢有一些收费的东西,现在上网是免费下载免费听,这个有点不一样。

  我说的以前免费听广播,现在免费下载是一样,免费下载不是不好,音乐本来是免费听不是一定要买的。80年代、90年代音乐商业比较厉害的时候,有些人改变这个势头想听音乐一定要买,但是那个时代已经过了。现在的时代有些像过去免费听广播,大家都免费听音乐。现在没有人付钱买唱片,这个是正常的,不是奇怪的事情。那音乐行业想什么办法赚钱?依靠市场演出,我觉得是这样。以前是卖唱片的时代,没有什么巡演。比如在日本东京这边录制,在北京发行卡带售卖赚钱。现在卖唱片不好,所以大牌的艺人很多要去巡演,巡演就可以拿到钱办演唱会,要辛苦一点办演唱会。这个不是不好,这是很正常的。音乐应该有一些交流互动,多跑去一点的地方,国内市场没有的话那国外市场,音乐的工作再多做一点。

  搜狐城市:在您看来您带的这些日本乐队在中国受欢迎程度或者接受度如何?

  足立拓男:中国观众的接受度还可以,但是对于台湾的观众,音乐本身没那么重要,乐手的长相很重要。日本也有类似情况,对音乐不太熟的人比较多。日本、台湾、韩国粉丝不是很关注音乐本身,摇滚对于他们来说是很一般的东西,水平高低无所谓,外貌好看最重要。

  中国现在摇滚是地下的东西,普通打工仔比如外地来的农民工不会听摇滚,听摇滚的人肯定算摇滚迷。专业喜欢摇滚的人,是小众的。台湾、日本也有那样的摇滚迷,但是很少。日本观众100个人摇滚迷里大约有20个人是专业摇滚迷,其他80个人是普通粉丝,不太了解摇滚。但是中国100个观众里80个人大部分是专业摇滚迷,这边的人耳朵和脑子都比较厉害。在中国参加音乐节的这些观众对摇滚音乐的理解要高于台湾包括日本的观众。

  搜狐城市:奥地利维也纳是所谓的音乐之都,在您看来中国的音乐之都或者音乐之城是哪里?为什么?

  足立拓男:应该是北京、武汉还有成都,这3个地方应该是最好最厉害的,可以称作摇滚城市。至于原因,北京的已经在前面讲述过了。至于为什么选择武汉和成都,是因为武汉98年、99年左右产生了很多朋克乐队。那时候最多的朋克乐队应该在武汉,但是现在已经都解散了,比如森国、MCB,那个是第一代武汉朋克。 成都我觉得也是这样,夜叉是四川的,在中国很红,四川人很多都喜欢摇滚乐队。其实西安也还可以。

  搜狐城市:在举办音乐演出的过程中,你觉得哪个城市相对更好打交道?为什么?

  足立拓男:好不好打交道那个不是城市的问题,是主办方的问题,北京也是每个主办方不一样。外国乐队经常会遇到报批的问题,报批没有拿下来就无法举办演出。以前厦门的海山音乐节还有北京的一些音乐节乐队已经到了马上就上台,有关部门说不行,那样的情况是有的。 

  搜狐城市:现在中国各地政府对音乐节的支持力度越来越高,您认为音乐节的举办对于城市有何影响呢?

  足立拓男:对于中国城市而言,举办音乐节多是为了赚钱。但是台湾和韩国也有这样的情况。日本的冲绳县举办音乐节也是以利润为主,其它的城市还是比较认真的对待音乐节。在中国各地的音乐节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主办方经验不足。经常有些没有任何举办音乐节经验的人来操作这些事,这样会很容易出现大问题。

  搜狐城市:您认为举办音乐节对城市有什么好处吗?

  足立拓男:还可以吧,最好的地方应该是宣传,比如张北音乐节,很多观众通过音乐节了解了内蒙古的文化,比如蒙古包。

  搜狐城市:据了解,您游走过中国很多城市,令您印象最深的城市是哪座呢?原因是?

  足立拓男:中国那么大,有那么多的地方。一样的语言,但是每个地方都是不一样的,每个城市都有魅力。印象最深刻的是海南岛,海口是中国很多文化碰撞在一起,我知道那边在历史上早期是流放的朝廷罪犯。在日本也是有那样的地方,所以海南岛的文化集结了中国的文化。

  搜狐城市:您认为中国城市和城市之间差异很大,那么在日本城市之间对比如何呢?

  足立拓男:日本城市之间的差异也有,但是还是中国的城市差别最大。韩国和朝鲜两个国家则是完全不同。

  搜狐城市:提到朝鲜,您对朝鲜音乐有何了解?

  足立拓男:人民唱片是唯一一家跟朝鲜音乐公司合作发行CD发行专辑,专辑挑选,前几天传闻说是金正恩前女友的玄松月,那个人的CD就是我们发行的,我看传闻说她被枪毙了。我最近常去丹东,朝鲜其实是很容易入境的,但是费用比较高,还有比较不自由。丹东那边很多朝鲜的朋友,有时候买朝鲜CD带回去。

  搜狐城市:在您心目中,最具魅力城市的标准应是什么?

  足立拓男:针对大城市的话,标准最主要的应该是交通方面,比如有没有地铁。现在四川成都、重庆都有地铁,厦门也是比较好一点的。但是有一些大城市比如以前的武汉,虽然武汉是很美丽的城市,但是交通很乱。

  第二个标准就是环境,比如厦门现在越来越干净。以前小小的路口,观光的客人乱扔垃圾,但是现在比较好一点了。这与本地的政府也是有关系的,我们很多日本的朋友到一个新的城市会看城市的公交车,如果公交车很破那就说明当地管理部门没有投资,管理不到位。

  第三个标准是本地的文化,有文化多一点的城市更有魅力。比如江西南昌还有湖南这些地方就很有地方特色文化。在饮食文化当中,广东最有名,当然还有四川,还有北京的宫廷菜比较厉害,比如北京烤鸭。  

  搜狐城市:您认为日本和中国在城市方面,在音乐方面都各面临哪些突出问题?

  足立拓男:中国在音乐节上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有关部门的管理过严。日本则是面临参与人数不多,在日本的小城市举办音乐节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去。

  搜狐城市:作为资深业内人士,您以前一直在日本发展,现在来到北京,开拓内地市场。想请您谈谈对内地音乐的感受。

  足立拓男:我的感觉是全世界最厉害的音乐市场NO.1的市场是日本,音乐消费最高,这个已经有报纸报道了。以前美国是第一名,但是去年开始是日本。但是中国的话市场很大,未来的可能性更高,有很多的潜力,机会非常大。我对中国内地的音乐发展前景很看好。

  搜狐城市:您如何看待安倍?

  足立拓男:这个事情有一点复杂,安倍本来是右翼的感觉,不是他个人的思想,应该他的团队给他投票的团体。有点神经病,就是为了选票,有些日本人还是比较担心会发生战争。另外我们的重要同盟美国,在20世纪美国是最厉害的国家。现在日本人看美国觉得没那么厉害,以前感觉美国很保护日本,现在美国没有那么保护日本。还有我看到电视新闻里讲很多中国的游客买东西很厉害的,中国人很有钱。日本有1亿多人口,中国有13亿人口,如果13亿人口的钱都来日本消费,把日本买空了怎么办。

  搜狐城市:现在中国内地城市音乐节的优势在哪里?

  足立拓男:一方面主要是摇滚乐的氛围,可能台湾比香港好一点,香港基本没有音乐的文化,音乐节更是没有。香港真的很奇怪,澳门有音乐节但是香港完全没有。

  另外一方面是中国内地城市音乐节跟台湾音乐节相比中国内地的设备比较好,而且资金投入比较大,规模很大。还有对乐手的接待方面,内地做得比较好,有很多五星级酒店。所以说不一定国外的音乐节就比中国内地城市的音乐节好,不一定的,有些地方内地做得比国外好。

  搜狐城市:您对中国城市建设有什么印象或者有什么看法?

  足立拓男:日本各个城市发展得比较平均,但是如果现在把上海跟东京比较发展的话,百分之百是上海赢。比如高楼东京就一点点,但是上海哪里都有。人民广场、古北、外滩这些地方都有很多,每个地方都有大楼。但是东京只有一个小小的区域有,台北也是,只有101附近那边有,其它都是小房子。这个主要是因为土地的问题,而不是投资的问题。

(责任编辑:李佳)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