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热闻

新闻镜头:污染围困下的乡村和城市(组图)

2013年01月15日17:04
来源:中国网
 
  潜江经济开发区部分村庄污染见闻化工污染下的董滩村(2012年10月16日摄) 新华社记者 黄艳摄

  近日,因为接连发生的“环境污染”事件,水和空气成为了民众关注的焦点。

  从山西的苯胺泄露事故到上海金山区的化工废弃物违法倾倒事件,再到至今让人无法忽视的身边的污染问题,我们忽然发现,我们所赖以生存的水和空气原来处于如此脆弱和不堪一击的状态之下。

  2012年12月31日,山西潞安天脊集团方元公司发现软管破裂,导致生产的8.7吨苯胺流入漳河,因上游苯胺泄漏造成的水污染致邯郸市主城区突发大面积停水,事件造成的影响目前仍余波未平。

  2013年1月10日晚,有市民反映上海金山区朱泾镇部分区域空气有异味。经排查,金山区朱泾镇上海雪炎物流有限公司的槽罐运输车涉嫌向河中违法倾倒油性废弃物,引发水污染事件,并造成朱泾镇大气含苯乙烯等化学物质。

  据新民网报道,有网友形容为“煤气味”,也有称接近“油漆味”,更有朱泾居民称“感觉喘不过气来”。当晚,一些居民“撤出”朱泾城区,找地方临时住宿。此次水污染事件共影响金山、松江3万居民8千户人家。

  而从11日开始,至今仍迟迟不退的雾霾天气更让我们意识到环境污染治理的紧迫感。

  据人民日报报道,连日来,我国中东部地区厚重的雾霾久久挥之不去。一条深褐色的巨大污染带斜穿1/3的国土,各地空气污染指数纷纷“爆表”,北京城区PM2.5值一度逼近1000。

  人民日报的评论称,“厚德载雾,自强不吸”不是全面小康。更有网友无奈评论说,曾经我把“卖空气”当作一个笑话,今天我发现自己才是笑话。

  接连发生的环境污染事件令人警醒,更要求我们加强环境保护的力度。经济发展不会停步,工业化、城镇化将大步向前,能源消耗还会不断增长,因利益驱动导致的污染问题仍随时可能发生,环境保护问题任重而道远。(综合新华网、人民日报、新民网报道)

 
董滩村地里的茄子叶子上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9月23日摄)。 新华社记者 郝同前摄

  随着位于江汉平原的潜江经济开发区众多化工企业的兴起,散落在工厂间的董滩、周潭、孙拐、青年等村庄污染日益严重,那里的村民告别了往日恬静的田园生活,整日生活在污染的笼罩之下。

 

  从地里摘棉花回来的董兰英满脸都是煤灰,像个“烧炭翁”(9月23日摄)。 新华社记者 郝同前摄

化工厂外的一个排污口正在向外排放着黑如墨汁的污水(9月23日摄)。 新华社记者 郝同前摄
化工厂外的一个排污口正在向外排放着黑如墨汁的污水(9月23日摄)。 新华社记者 郝同前摄
 
排污口处出来的黑水将河水分成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9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郝同前摄
 

  1月6日,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泄漏苯胺的排污渠现已干涸,并用石灰粉掩埋。据悉,山西天脊“12·31”苯胺泄漏事故目前未造成人员伤亡。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与企业启动应急预案,在排污渠、浊漳河分别进行活性炭吸附处理,并设置5个监测点实时监测水质。同时,长治市政府发动工作人员深入企业、农村宣传,要求大家不要饮用河水、不要下水打鱼、不要吃鱼等。经过全力清理,截至6日2时,浊漳河出山西省界的王家庄监测点苯胺浓度已下降到3.4毫克/升,为国家标准的34倍。新华社记者范敏达 摄

  2012年12月31日7点40分,山西潞安天脊集团方元公司发现软管破裂,导致生产的8.7吨苯胺流入漳河,而漳河的下游,正是人口达数百万的河北邯郸和河南安阳。1月5日下午,因上游山西境内苯胺泄漏造成水污染,邯郸市主城区突发大面积停水。但直到2013年1月6日晚上,山西省有关部门才对外发布了这一信息。这一事件造成的影响仍余波未平。

 
1月7日,水样采集人员在岳城水库冰面上行走。新华社发(朱旭东摄)

  当日,河北省邯郸市启动受山西长治苯胺泄漏事件影响的岳城水库的水样提取工作,以检测水库水体中苯胺的具体含量。据了解,岳城水库面积大约为25平方公里,当天的检测共设30个检测取样点,采集到的水样将被送到邯郸市环保局进行苯胺含量检测,检测结果最早将于当日晚间公布。

 
  1月8日,工作人员在岳城水库上游漳河香水河支流一处工作点投放活性炭。新华社发(朱旭东 摄)

  当日,河北邯郸决定在漳河进入岳城水库接点处采取拦坝措施,启动水库上游水体苯胺净化处理,并随时动态密切监测库区及库区上游水质。受上游漳河山西境内苯胺泄漏影响,下游河北邯郸市此前紧急关闭了可能会受到污染的水源地之一岳城水库,根据8日最新对岳城水库水质监测初步显示,目前水库内水质基本达标,但漳河进入岳城水库的河道内检出苯胺超国家标准5倍。

 
1月9日,在岳城水库上游漳河拦水坝建设现场,工人加紧施工。新华社发(朱旭东 摄)

  目前,河北邯郸市政府决定在岳城水库入水口上游漳河建立拦水坝,防止受苯胺污染的水体进入岳城水库库区,并采取措施对拦水坝上游受污水体进行分流净化处理。根据8日对岳城水库最新水质监测结果显示,岳城水库内水质基本达标,但漳河进入岳城水库的河道内检出苯胺超国家标准5倍。

 
事发现场附近的水面上漂浮着油污(1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裴鑫摄

  1月10日晚,有市民反映上海金山区朱泾镇部分区域空气有异味。经排查,有企业槽罐车涉嫌违法倾倒化工副产品,造成朱泾镇大气含苯乙烯等化学物质,致掘石港部分水体受污染。目前多名涉嫌肇事人和企业法人被公安机关控制。事发后,上海市环保、安监、水务等部门和单位已采取应急措施进行处置。据了解,受相关水厂暂时停水影响,松江区部分居民区及企事业单位用水受到影响。政府部门已派出十余辆大功率消防车为居民和单位送水。

 

  1月11日,上海市金山区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展示在事发现场采集的泄漏物样本(左)和水体样本。新华社记者裴鑫摄

 
1月11日,上海市松江区消防支队的消防队员正用消防车为居民供应生活用水。新华社记者裴鑫摄
 
1月11日上午,北京天安门地区笼罩在雾霾中。新华社记者公磊摄

  11日8时北京空气质量监测数据显示,无论城区、郊区还是交通环境评价点,其代表的全部区域被意味着最严重污染的“深褐色”覆盖,pm2.5指数达到340到446之间,属六级严重污染。

 
1月11日中午时分,北京CBD地区的建筑笼罩在大雾中。 新华社记者罗晓光 摄
 
1月13日,一位游客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附近参观游览。新华社记者 公磊 摄

  13日,雾霾仍盘踞京城,北京已连续3天空气质量六级污染。13日上午9时空气质量监测数据显示,除定陵、八达岭、密云水库外,其余区域空气质量指数AQI全部达到极值500,六级严重污染中的“最高级”。北京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预报,西南地区、东南地区污染较重将采取极重污染日应急措施。根据最新气象预报,16日北京将出现三四级的北风,有望吹散雾霾、改善空气状况,但在此之前,整体扩散条件没有本质改善,严重污染的状况仍将维持。

 
  世界上唯一一头人工饲养的白鱀豚“淇淇”生前戏水情景(2002年5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郝同前 摄

  近期,我国长江流域淡水豚类科考结果显示,长江江豚种群数量大幅减少,全流域不足千头,其数量比“国宝”大熊猫还稀少。自从2007年长江白鱀豚消失以来,白鲟、鯮鱼、拟尖头鲌、鲥鱼等长江珍稀鱼类也多年未被发现。科学家表示,顶级物种的锐减甚至消失,是长江生态危机日趋严重的一个缩影,俗话说“唇亡齿寒”,如果长江流域的顶级物种相继消亡,就意味着一个有生命的河流的“行将就木”。此次科考对造成江豚数量锐减原因进行了考察,专家指出,食物资源锐减、长江航运、污染排放等,是导致流域物种消亡的三大“杀手”。如何保护江豚?如何保护长江生态?如何防止文明断裂?这已经是无法回避的现实拷问。

 

  生活在武汉水生所白鳍豚江豚馆的人工饲养的江豚(2012年4月18日摄)。 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